在手机里翻到了cp写的文,来这里存个档……这文直接无情的敲碎了我那萝莉控的梦境(躺)文是根据《洛丽塔》里的一句话写的,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句“我们参观的第一百个大洞穴,成人一元,洛丽塔五角。”


我们参观的第一个大洞穴,成人一元,洛丽塔五角。
洛丽塔小心翼翼地提着裙角,怯生生地跟在我的身后。
洞穴的墙壁上画着飞翔的白鸽,奔跑的小马,湛蓝的晴空,与整装待发的旅人。
“真美。”洛丽塔小小的声音从小小的身体里传来,“我们要去的是这样的地方吗?”
“当然,”我微笑着应答,“我们的旅程才刚刚开始。”
洛丽塔清澈的双眸里散发出清澈的光亮。

我们参观的第九个大洞穴,成人一元,洛丽塔五角。
洛丽塔四下张望着跟在我的身后,眼神里已经不再有羞怯。
洞穴的墙壁上画着在笼中鸣唱的金丝雀,与在美丽庭院里撒欢的小狗。
“它们觉得快乐吗?”洛丽塔用天真而甜蜜的声音问我,“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和被关在院子里的小狗?”
“当然,”我微笑着应答,“你看它们幸福的神情,那是在陪伴与保护之下的,远离孤独的安心。”
“你会一直保护着我吗?”
“当然。洛丽塔呢?愿意被关在我的笼子里吗?”
洛丽塔用天真而甜蜜的声音应答:
“当然。因为是远离孤独的,幸福的笼子呀。”

我们参观的第四十九个大洞穴,成人一元,洛丽塔五角。
洛丽塔蹦蹦跳跳地跟在我的身后,一边绕着我转圈一边打量着我的表情。
洞穴的墙壁上画着火刑架上的魔女,与被长矛贯穿的异教徒。
“他们为什么会被杀死?”蹦蹦跳跳的洛丽塔渐渐变得安静,“他们做了什么错事吗?”
“当然,”沉默许久后我回答,“因为他们不相信神明。”
“这样错了吗?”
“嗯,这是错误。因为人们都相信神明。”
洛丽塔不说话。
“洛丽塔相信神明吗?”
“不相信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神明大人不让我和你在一起。”
我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“你会惩罚我吗?像画里那样?”
“当然不会。”我蹲下身抱住那柔软的小小身躯。
“因为我也不相信神明啊。”

我们参观的第九十九个大洞穴,成人一元,洛丽塔五角。
洛丽塔安安静静地跟在我的身后,不知何时她的个头已经长高了不少。
洞穴的墙壁上画着井井有条的街市,来来往往的人群,城市的上空漂浮着巨大的镣铐与法典。
有条不紊得令人恶心。
“你讨厌这些?”洛丽塔轻柔的声音从身边传来,“讨厌这平静和有序的世界?”
“当然,”我握紧了拳头,却无力地低下头,“因为秩序便是神明。”
“可是,大家看起来都很幸福啊。”
“是啊,除了你我,大家都很幸福。”泪水终于从我的眼眶溢出。
忽然,我感觉到洛丽塔柔软的手臂环绕住在我的腰间。
“因为,你也是笼子里的小鸟呢。”
洛丽塔小小的身体里传来了低低的笑声,轻柔的,悲伤的笑声。
一种莫名的、强烈的情感忽然在胸中爆发。
我猛地甩开洛丽塔,从地上捡起一块红砖,拼命地试图抹去墙上的壁画。
野兽一般疯狂的举动一直持续到疲惫唤回我的理智。
我无力地坐在地上,望着墙壁上狂乱的红色线条,与混合着泪水的斑斑血迹。
洛丽塔一直安静地望着我。
“洛丽塔?”
我用空洞的声音呼唤她,用绝望的、挣扎的、求救似的声音呼唤她。
洛丽塔安静着望着我。
“笼子里的小鸟和庭院里的小狗,它们快乐吗?”
低低的、轻柔的,悲伤的笑声。

我们参观的第一百个大洞穴,成人一元,洛丽塔五角。
“这是最后一个洞穴了哦,洛丽塔。”我温和地对跟在身后的洛丽塔说。
“洛丽塔?”
身后没有那熟悉的小小身影。
我慌乱地四下张望。四周没有一个人影。
——洛丽塔?
消失不见了。
那小小的柔软的身躯。
那总是被小心翼翼提着的裙角。
那轻柔的、甜蜜的、总是带着淡淡忧伤的低语。
——洛丽塔消失不见了。永远地。
我抬起头望向浑浊的天空。
我看到了悬挂在那里的锈迹斑斑的巨大牢笼。
我擦去眼角的泪水,仿佛是擦去最后一点挣扎的幻梦。
然后独自走向那最后的洞穴。
墙壁上空无一物,只是爬满了深深苔藓的,最后的洞穴。


我们参观的第一百个大洞穴,成人一元。
END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球桑_蠢货 | Powered by LOFTER